位置主页 > A嘉生活 >【古早味鸡精】亲餵魔咒!从台铁哺乳室事件到历史上的母乳

【古早味鸡精】亲餵魔咒!从台铁哺乳室事件到历史上的母乳

作者 时间:2020-06-12 阅读次数:658

作者半宁布衣专栏,用古典文学去渡人生的难。领你从现代社会的亲餵风波回看历史里女人与母乳表徵的关爱与牵绊。

最近一週最热门的新闻莫过于台铁哺乳室事件。一位哺乳妈妈上网反应,列车长要求她不要长期佔用哺乳室时态度不佳,台铁则解释,出面处理是因为那位妈妈使用的频率和方式不当,可能会妨碍到其他妈妈使用的权利。消息一出,批评哺乳妈妈以自己的特殊身份掩盖违规行为的人有之、质疑这次事件反映了台湾社会对亲餵不够友善的论点也有。

我的朋友群里还没有哺乳妈妈,大多数的人像我一样:差不多到了适婚年龄,还在观望着要不要婚、要不要生。这次新闻引发我们最大的焦虑并不在于判断单一事件的谁是谁非,而是一旦成为一个母亲,因为「母乳对孩子好」的观点,女人彷彿一下子成为人型奶瓶,哺育稚儿、供给营养是「天性如此」,亲餵的疼痛、胸涨的不便、找工作空档挤奶的焦虑,却都是自己该扛的。(推荐阅读:母婴同室、餵母乳才够爱小孩?国健署检讨压迫女性政策)

媒体上关于哺乳的画面大多是这样的:母亲半褪衣衫,露出饱满而美好的上身,慈爱地将头髮撩过一边,温柔地看着稚嫩的婴儿在怀中安适地吸吮。母乳,彷彿就是母与子之间天生的共鸣和连结。这样的想像不仅是当代广告媒体的塑造,在史书里也早已有过记载。

【古早味鸡精】亲餵魔咒!从台铁哺乳室事件到历史上的母乳

母爱如乳水,不限时地汹涌不绝

北魏的郦道元在他的地理鉅作《水经注》里,曾经讲过关于母乳的玄妙故事。印度恆河流域一位国王的小妾生了一个肉球,正室因爲嫉妒而视为不祥之兆,将肉球弃于水流。多年后,被河水下流的人家收留的肉球长成了一千个青年,四处征战、战无不胜,眼看就要打回本国。国王的小妾心知这就是自己的儿子,于是登上高楼,挤压双乳,乳汁立刻喷涌而出,一千道乳汁精準地落入这一千个青年口中。这些青年意识到这就是素未谋面的生母,情不自禁放下了手上的武器。

从稚儿长成青年,汹涌的乳汁依然能连起母与子之间永恆的牵繫。即使妊娠已是多年旧事,只要需要召唤母子亲情,乳汁便能準确无误地投向孩子所在的地方。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汉人文化圈。《水经注》记载了黄河流域的延寿津,南朝宋将军朱脩之曾在此地守城,迎战北魏军队。忽有一天,家中的老母乳汁喷涌而出:

如同二十四孝故事里,母子之间「咬指痛心」的感知,乳汁汹涌同样是母慈子孝的玄妙相应。非在哺育期而腾涌的乳水,哪裏找得到适宜吸哺的宁馨儿?「不当时」的暗喻隐隐指向离家在外的成年儿子,一生之中再也无法感受一回母亲的爱意。(推荐阅读:镜头下的爱,亲餵母乳的动人片刻)

没有哺乳室的年代:割乳留子的李孝女

到了唐代,母子关係仍以「哺乳」来具象化。《新唐书・列女传》记载,远嫁的李妙法要回家奔父丧,她的孩子依恋母亲,捨不得让她离开。身处在母职和女职两难之间的李妙法,百般挣扎之下,毅然割去一个乳房,留给孩子。自己,则奔向父母所在的他方:

【古早味鸡精】亲餵魔咒!从台铁哺乳室事件到历史上的母乳

《新唐书》写的是女人在各种职分的夹缝间只能戕害自身的艰难,现代女性除了在双方原生家庭和小家庭之间折冲樽俎,还必须面对职场和家庭的夹击。唐代的李妙法为了捨下哺乳期的亲儿,只能血淋淋地割去乳房;职场妈妈的两全之道则是趁着疲惫的通勤期间,将自己塞入相对狭窄的空间里,努力挤出抚慰婴孩的乳汁。

在台铁哺乳室引发争议之后,重读古人如何看待母乳的记载,并不意味着藉此评判事件双方谁是谁非,而是重新思考现代人对母乳的期望和想像,与千年前的人们相距多远?

解药不该是技术,而是心态

当代女人拥有了集乳器、哺乳室和冰箱,看似能稍稍抽离割乳予子以换得人身自由的惨剧,事实上女性在各种身份之间随时抽换、蜡烛多头烧的压力从未稍减。科技的进步,在这样的情境下,反而成为将女性与母乳越发捆紧的工具。

如何能够逐渐减消生产哺育带给育龄女性的压力?解方也许不仅仅在于哺乳室的增设、如何排除不当的使用者,还在于社会舆论与价值观能不能逐渐鬆绑:母亲的乳汁不再被视作只要是为了子女的好处,就能随时、随地自由喷涌的母爱象徵,而是更私密、更需要专注、放鬆、宜人的时刻才能充分发挥的一种专业照护。母乳与亲餵也不再被当作女人天生的职分和功能,而是每一个妈妈经过对于自身性格、家庭状况、工作性质的充分评估之后,自主作出的家庭规划。(推荐阅读:巴西新法令上路!打破可以露胸,不能餵母奶的迷思)

我多幺希望,在经过千年之后,人们对于母亲的想像不再是具体而特定的哺乳行为,而能温柔鬆绑母与子之间的关係,相信每一位妈妈选择相处模式里,潺潺流动着的都是热腾腾的母爱。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