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A嘉生活 >我那薄有声名的医师房东

我那薄有声名的医师房东

作者 时间:2020-07-10 阅读次数:902

没搭过Uber,平日也少搭计程车,所以对Uber营运模式争议毫无概念,是否危及传统计程车业也谈不出道理;但运输工具的变易,却不禁忆及计程车全面风行之前,三轮车作为人民主要交通工具的年代。

据悉,台北市作为首善之都,在1967年升格为直辖市后,原有的三轮车就全面汰换,计程车穿梭市区成了新的景观。然而远在嘉南平原的草地城市,依旧是脚踏三轮车天下,直到我1975年夏搬到北台,距我家步行不到30公尺的三轮车驻足站仍纹风不动。搭三轮车不似计程车覆以铁壳子体触不到外头的空气风味,且三轮车夫犹如脚踏风火轮的哪咤小子,风驰电掣的神速对稚童满有吸引力。但这祇是一般的公共三轮车,仕绅豪族的专属三轮车又是另番风景。

儿时住嘉义仍属无壳蜗牛,辗转流离数处最后落居处是五六户共用一个水龙头、厕所的小公社,颇似小津安二郎电影《长屋绅士录》场景,我们的房东叫翁大有。我记得祇见过他一两回,就是标準的有钱医师样貌──仕绅气质、谈笑风生。平日收房租是由他专属的三轮车夫代劳,每当三轮车夫来收租,我都认真端详那辆客製化的豪华三轮车,洁净、气派、宽敞,那可是彼时的双B,甚至是劳斯莱斯等级的交通工具,我当然一次也没敢上去坐。其实要谈的也不是三轮车,因为当时嘉义祇有翁大有、刘堂坤(涉及谢夏命案,前此已述及)等少数名医才有之,它是权贵的符码象徵。

我那薄有声名的医师房东

翁大有何许人也?

《嘉义市志──卷七‧人物誌》战后医药篇有如是的记载:「翁大有,祖籍福建省汀州府永定县,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三月二十日生于嘉义县中埔庄裕民村石头厝⋯⋯昭和七年(1932)三月毕业于(台湾总督府台北医学专门学校)第十一届(65名中台生20名)。同年五月被任命台湾总督府医院医官补(助理医官),回嘉义医院服务,是其同期生中任官之第一人,时年仅二十四岁。⋯⋯昭和十一年(1936)六月辞官,选定嘉义市元町六丁目一三九番地(现嘉义邮政总局南侧、兰井街167号)开业翁内科医院,悬壶济世,行仁术惠乡里,至逝世止,几达五十年。⋯⋯除医治病患外,对于政治、教育及国际关係之推展等,均具相当兴趣、关心及热衷。在战后初期即出任嘉义市首届参议员。…民国四十年后膺选嘉义县医师公会常务理事多年。民国四十一年起担任『嘉义县医疗物品供给合作社』理事主席。⋯⋯自民国四十三年起即屡渡日本医科大学研究所钻研临床医学,于提出『黑水热症』等十余篇论文后,民国四十五年十月十九日获颁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另因潜心研究教育行政及心理卫生学术领域,亦获美国加州太平洋大学颁授教育心理学博士殊荣。⋯⋯民国五十一年返乡参加裕民村村民大会时,当场慨捐五十万元供建国校,…县府为纪念其义举,将新校立名为『大有国民学校』;⋯⋯民国七十四年七月十二日病逝于兰井街翁内科诊所寓所,享年七十七岁。遗有三男一女,均秉承父志,学医悬壶济世,从事医疗服务工作。」

我那薄有声名的医师房东

内中还提到他曾任私立博爱救济院董事、董事长至病逝,凡二十年;创办私立远东工专(今改制为远东技术学院),并担任首任校长。参加国际扶轮社等社团活动,常至美、日活络民间外交。可知,翁大有不仅是个在地医师,且政通人和、财力雄厚,是云嘉地区赫赫有名的头人。即使搬来台北多年,偶遇嘉义乡亲一提到翁大有,识者仍居多数。

不过,多年前触及这资讯时让我大吃一惊,原来翁大有不是出身义竹翁氏(翁岳生、翁启惠、翁政义、翁重钧、翁嘉铭⋯⋯皆是)而是汀州客家人。其后我赓续发现刘传来(嘉义着名眼科医师,曾当选第一届省参议员)、张进通(许世贤夫婿)也都是客家人,这真让我傻眼。毕竟嘉南平原是以福佬系汉人为最大宗,客家人于我像外星人,至少我来台北之前从未听闻过客家话。上述诸名医或是归类为福佬客吧!要之,云嘉南地区的客家族群尚属潜伏层,还需要更多时间去钻研。

再者,医师作为昔时社会菁英笔头,二二八事件有不少医师成了无辜受难者,史料已载毋须赘叙;但国民党败逃到台湾后,除了军事威吓外,势必得修补和在地菁英关係。所以1950年代以后的地方自治就成为派系政治温床,早期台湾各地方派系的头人,医师数目非常显着。像嘉义最早的刘派头人刘传来就是振山眼科医师,黄派的先后领导人黄文陶、黄老达也是医师,甚至站在反对党角色的许家班,许世贤和夫婿张进通都是留日医学博士。

十余年前我拜访当时尚在世的黄外科(位于西荣街)黄伯珍医师,他就说翁大有长袖善舞,和国民党关係密切异常,但迄今尚少有研究地方派系协从者的文献,所以这些早年的仕绅菁英扮演何种变与不变角色,仍是块待拓垦的园地。

最后,我曾提过嘉义市的医师子女泰半进崇文国小就读,这恐和小学考初中的明星学校效应有关。我小学老师曾说,他教过翁大有的女儿翁惠瑛。多年前得知中央研究院院士,彼时为成功大学校长的赖明诏,他的夫人就叫翁惠瑛,我循线联络上确认她就是翁大有女儿,可惜时间因素未能详访。

翁大有长男翁瑞鸿于民族路开设「瑞鸿内儿科诊所」,十多年前已关闭,而后移民美国;次子翁政义(非前成大校长)继承兰井街家业,但据闻他的生活习性出了大问题,以致严重影响健康,翁大有过世没几年,翁政义也跟着归天。不过,这都是我们离开嘉义十多年后的余絮。

我那薄有声名的医师房东

1975年春天,有个讯息在邻里间迅速散播开来(不是蒋介石蒙主宠召啦)。就说翁大有準备收回我们周遭的这块地改建大楼,也就是说,我们都得觅地搬家。当时爸爸生意早没了起色,又为了我尔后的升学打算,于是全家决意北迁,至于其他邻居则散到嘉义其他地方。

如今,「长屋绅士录」早已物改人非,而我们那声名响亮的老房东辞世也三十一年了。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